Facebook账号被禁,活跃用户“孤岛求生”

编者按: 现在有许多用户厌倦了Facebook看似永无止境的一系列隐私侵权行为,已经主动放弃使用这一平台,但也有一小部分用户却发现自己处于相反的处境。他们账号被禁,无法重新激活,就像是被生生踢出了这一平台,无论他们再怎么努力(他们真的非常、非常努力)都无法重新再登录上这一平台。本文以具体人物遭遇为视角描述了这一小部分人群与Facebook的“爱恨纠葛”。原文选自《纽约时报》,作者Kashmir Hill,原文标题“Many Are Abandoning Facebook. These People Have the Opposite Problem.”

32岁的Christopher Reeves是一名Uber司机,家住西雅图。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他的日常通讯交流几乎都是通过Facebook这一媒介去进行:与朋友聊天、与其他Uber司机交谈或者是结识其他单身人士等等。但是在今年六月份的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的Facebook账号退出登录状态了,当时他正在上传自己参加漫画大会还有家人一起去迪士尼乐园游玩时拍的一些照片。

当Reeves尝试重新登录时,Facebook页面提示说他的账号已被禁用并,要求他提供一张照片来进行身份验证。Reeves用iPhone自拍了一张,但无法通过Facebook审核。他又自拍了另外几张,最后都是同样的结果。于是,他放弃了这一尝试,开始去Facebook服务中心寻找解决办法,他找到了一个相关页面,用于帮助那些自认为账户被误删的Facebook用户。他在这一页面填写了自己的姓名、电子邮件地址,并提供了一张他的驾照照片。

几天过去了,Facebook方毫无音讯。他想要找到一种方法能让他再次在Facebook上与朋友聊天,但却发现只是徒劳。他发送Twitter消息到Facebook,但也石沉大海。一个星期过去了,Reeves变得越来越沮丧,于是他去到了Facebook位于西雅图市中心的办公地点。据他回忆,在那里,在办公楼大厅的一个柜台后面坐了五位接待人员。

“我的账号被禁用了,我需要帮助”,Reeves这样说道。但是工作人员告诉他没人能够帮他。

这让Reeves感到绝望,“那如果我的账号无法重新被激活该怎么办?”接待人员建议他创建一个新的账号。(这其实违反了Facebook的服务条款,条款规定用户“只能创建一个账号(你自己的账号)。”)

Reeves按照Facebook工作人员的建议创建了一个新账号,但也就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一账号也被禁用了。他又创建了一个新的,结果几分钟内再次被禁用。现在,距他账号被禁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Reeves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仍然无法登录。“如果没有Facebook,生活会相当沉闷、无趣”,他这样说道。

虽然现在有许多用户厌倦了Facebook看似永无止境的一系列隐私侵权行为,主动放弃使用这一平台,但也有一小部分用户却发现自己处于相反的处境。他们被踢出了这一平台,无论他们再怎么努力—他们真的非常、非常努力—都无法重新再登录上这一平台。

33岁的Jessica May住在马里兰州,她是一名争取有色人种权益的活跃人士。今年三月份,她发现自己被动退出了自己的Facebook账号,并要求她进行身份验证。对此,她并不感到惊讶。一些恶意挑衅的用户经常会举报她违反网站规则,重新激活账户这一操作她之前也已进行过多次,并且每次都会成功。但这一次,她重新获取访问权限的尝试却以失败告终。她现在用的是她在几年前创建的一个第二专业账号,之前很少用到。

她尝试在网上找到这一问题的答案,却发现有不计其数的用户都有着与她相同的遭遇。她在YouTube视频中对此发出控诉,期待Facebook的相关人员能够看到,她说道:“你劫持了我们的社交网络,连同我们的回忆。我有很多话要说,还有很多东西要去分享。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我所收到的只有沉默。”

这就像是Facebook版本的一个司法系统,用户被告知他们的账号是因为“可疑活动”而被禁用。他们可以选择“上诉”,填写一张简洁的表格,只需要提供姓名、联系信息和一张身份证件照,然后一个神秘的审查过程就开始了。接下来的等待可能会让他们感觉永无止境,尤其是你无法联系到Facebook的工作人员,这就更加令人抓狂。他们会变得越来越焦躁,然后这些Facebook的“孤岛落难者”就会开始转向Twitter、Reddit、Quora和各大留言板寻求帮助,另外求助的对象可能还包括我。因为我之前曾写过用户与这些平台发生纠纷的一些案例,对于acebook深度上瘾的被禁用户想办法找到了我的收件箱,每天发送多封电子邮件来更新他们的“案件”最新情况。

“这真的让我感到恐慌”

Facebook拥有超过20亿活跃用户,但长期以来也一直因为纵容不良分子在其平台发表各种言论、制造各种各样的社会恐慌而备受指责。今年五月份,Facebook宣布将在六个月的时间内禁用30多亿个“虚假账号”。在这一声明随附的帖子中,Facebook 用户增长和分析业务副总裁Alex Schultz写道:“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尽可能多地寻找并移除虚假账号,同时尽最大可能避免殃及真实账号。”

像Reeves和May这样的用户很有可能就是在这波移除虚假账户的操作中不幸中弹。但据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数据显示,抱怨Facebook账号被禁用的人数在过去几年一直保持上升趋势。该委员会追踪到在2015年有三起此类投诉,2016年有12起,过去两年每年都有超过50起投诉。

Schultz表示,一旦Facebook禁用某个用户账号,该用户就无法再重新加入,因为他们会部署“高级检测系统”,用来寻找“使用可疑电子邮件地址、可疑行为或者是与之前移除的其他虚假账户相关联的其他信号模式。”

34岁的Travis Hinton家住纽约,是一名洗碗工。自2012年以来,他一直是用Facebook来与朋友保持联系,也用这一平台来发布有关废弃地铁站的帖子。今年七月份,他的账号被禁用,之后他反复尝试使用一系列新的电子邮件地址来创建新账户,但这些新账户也无一例外的很快便被禁用。

Hinton找到了Facebook的客户服务号码,然后拨通了电话。“寻求客户服务,请按1”,Hilton按照提示按下1键,“感谢你致电Facebook用户操作服务,很抱歉,我们目前不支持电话服务。”然后这次通话就结束了。

就这样被排除在Facebook之外,Hilton感到非常愤怒。他曾多次在Twitter上大骂Facebook,也曾多次在马克·扎克伯格的Instagram帖子评论区发泄自己愤怒的情绪(虽然Instagram归Facebook所有,但Hilton并没有失去对Instagram的访问权)。此外,他仍然没有放弃创建新的Facebook账户这一尝试,他每周都会在不同的电脑和手机上,甚至在不同的地理位置去创建新账户,但这些账户都会在几分钟内再次被禁用。

Facebook的决定在外界看来模糊而又隐晦,有些时候在事后才会发现这其中的缘由所在。2013年,一位名叫Chris Leydon的摄像师也是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就发现自己的Facebook账号被禁用,他后来在知名科技网站The Next Web 分享了自己由此所受到的创伤。到了2017年,The Next Web网站在Leydon发布的帖子顶部添加了一则编辑声明:“该贴发布人受到包括性侵未成年人在内的多项罪行指控,并且罪名成立。”Facebook之前禁用他的账号可能于此有关,因为Facebook可以扫描私人消息,其中会发现成人与未成年人之间的不当互动。

Facebook发言人表示:“让不良分子远离我们的平台,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我们现在的检测技术并不算完美,有时我们也会犯错,所以我们也为用户提供了重新获得访问权所需的工具。”

Facebook审查得知有14个被禁账号属于《纽约时报》联络人员,但发现其中只有5个账号理应被禁。Facebook建议其他人再次通过上诉流程来重新获取访问权,大多数人都按照这一建议重新进行了上诉,但到目前为止,他们的账号都没有被重新激活。

一些用户也因为账号被禁而遭受了不可弥补的损失,Colton Berk便是其中一位。23岁的Berk是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一位咖啡师,2017年,他的Facebook账号被禁,当时距他的哥哥因为车祸丧生也就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这真的让我感到恐慌,”Berk说道,“我在平台上发布的和我哥哥的合照有很多,但我都没有保存,账号被禁也就意味着我丢失了这所有的照片。”他向Facebook表达了自己的诉求,但对方表示,他的账号已经因为“欺诈活动”而被永久禁用。在这之后,Berk不得已使用别名Bolton Cerk才再次回到Facebook平台。他说道:“我不得不使用欺诈性身份才能重新获取Facebook访问权,这真的具有讽刺意味,因为现在我真的是做了他们之前指责我的事情—‘欺诈活动’。”

一些别无他法的Facebook被禁用户已经开始向法庭寻求帮助。2011年,家住斯塔腾岛(美国纽约州纽约市的一个岛屿)的Mustafa Fteja在账号被禁用之后将Facebook 告上了纽约法庭。Fteja是一位穆斯林,他指控Facebook此举涉嫌宗教歧视。Facebook将这一案件移交到了自己公司所在地区的地方法院—美国北加州地方法院,之后由于选择自己辩护的Fteja未能提交正确的文件,这一案件最终被驳回。今年五月份,一家反毒品滥用组织在波兰对Facebook提起控诉,他们认为Facebook关闭他们组织页面的行为侵犯了他们的言论自由权。这一案件目前仍在审理当中,法院要求Facebook目前先保留该组织账号的数据和关注粉丝,直到案件审理结束再另行决议。通常情况下,Facebook会在账号被禁用的六个月后删除该账户的所有数据。

瑞典的一位Facebook用户Jonatan(他要求我们不要透露他的全名,以避免被其他想要寻求帮助的Facebook用户联系)在自己账号被禁用后找到了一种联系到Facebook工作人员的方法。他笑着说道:“我是通过求职申请的方式联系到他们的。” Jonatan浏览了Facebook的人才招聘页面,填写了一份首席开发人员的职位申请表,只是在这张表格中,他并没有填写自己的资质信息,而是描述了自己无法重新激活他的被禁账号这一遭遇。

几天之后,Jonatan收到了Facebook招聘人员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对方告诉他,虽然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正规渠道,但他会帮忙查看一下Jonatan的账号。这个办法果然很有效,他的账号很快就被重新激活了。“只是,我现在很少用Facebook了”,Jonatan最后说道。

对比之下,Reeves对自己的遭遇就没有那么淡定了。Facebook后来应《泰晤士报》的请求对Reeves的账户进行了审查,确定他是不经意间“被卷入了一次安全检查对象之中”。但是,Reeves的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在八月初,他向我表示歉意,因为经常打扰我而表示过意不去,他也提到自己“极度渴望”能在8月15日他的生日之前重新激活Facebook账户。

8月14日,Reeves又来到了Facebook西雅图办事处,再次向他们请求帮助。接待人员也是再次表示他们帮不了他,并告诉他客户服务工作人员不在这个办公地点工作。“我非常沮丧,但我努力保持住了冷静,”Reeves告诉我说,“我没有对他们大喊大叫,也没有做其他出格的事情。毕竟,我真的不想在监狱中度过我的生日。”


Facebook账号被禁,活跃用户“孤岛求生”》上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